单位名称

普华永道报告:中国企业以贸易谋增长

2017-12-19 17:57:52   来源:普华永道中国   评论:0 点击:

普华永道最新发布的《2017年亚太经合组织CEO调研中国报告:中国企业以贸易谋增长》采访了超过1,400多名亚太经合组织地区的CEO和工商领导人,了解他们在内地经商的看法和计划。结果显示中国企业高管对未来增长的信心较过去两年大幅增长。这些商业领袖也更倾向于将计划中的海外投资投放到亚太经合组织地区。在未来战略方面,中国企业表现出对开发新产品与服务的信心。与此同时,技术采纳速度也有所提升。

 

今天,小编将与大家分享《2017年亚太经合组织CEO调研中国报告》的主要结果。

 

 
中国的全球贸易优势    

 

 

全球贸易环境转型

普华永道2017年亚太经合组织CEO调研显示,23%的中国高管(亚太经合组织受访者比例为22%)认为,过去12个月亚太地区的自由贸易已取得重大进展,而2016年该比例为15%。此外,33%的受访中国高管认为,由于新的贸易协定,未来12个月的收入机会将增多,而亚太经合组织受访者的该比例为27%。

 

调研发现,46%的受访亚太经合组织高管认为中国大陆是增加跨境投资最受欢迎的选项。日前,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中国计划放宽市场准入、扩大对外贸易、降低外资企业的准入壁垒、保护外国投资者的合法权利和权益,以及一视同仁对待在中国注册的企业,这使得在中国投资的计划更加切实可行。至于其他跨境投资目的地,47%的受访亚太经合组织高管选择越南作为首选,此外分别有44%、35%和31%的高管表示愿意在美国、日本和新加坡等发达经济体投资。 

\

中国在亚太经合组织的角色日益重要

随着“一带一路”倡议涌现出更多出口及固定资产投资机遇,中国在亚太经合组织的作用将会愈发凸显。“一带一路”沿线将经过11个亚太经合组织国家,中国所参与的基础设施建设可能会改变该地区的发展。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1,000亿美元的预算主要用于投入各国道路、铁路、管道、电力输送及其他通道的建设。

 

考虑到这一前景,中国高管期望亚太经合组织在促进区域经济增长与合作方面发挥更大作用。我们的调研发现,64%的中国高管认为亚太经合组织应当在推动或促进亚太经合组织各经济体间的自由贸易方面发挥“主导”作用。44%的受访高管希望亚太经合组织鼓励本地区内的投资自由流动,而38%的受访者则认为亚太经合组织应确保各成员经济体标准的一致性。

 

加快中小微型企业经济一体化步伐(33%)与促进劳动力流动性(26%)也是相当比重的中国高管所认同的重点目标。这些观点与其他亚太经合组织地区的受访高管一致。

 

 

 

 
直面诸多挑战企业信心重振  

 

 

企业信心正在恢复

普华永道2017年亚太经合组织CEO调研发现,39%的中国高管对其公司未来12个月的收入增长前景“非常有信心”。今年(2017年)表示“非常有信心”的中国高管比例较过去几年有了大幅增长(2016年该比例为24%,2015年该比例为25%)。就整个亚太经合组织而言,2017年受访的高管中有37%表示他们对其企业未来12个月的收入增长前景(2016年和2015年该比例均为28%)“非常有信心”。

 

为了推动企业的增长战略,81%的中国高管对于推出新产品与服务或进入新行业“有信心或更有信心”,74%的中国高管对于扩大亚太地区经营规模有信心,67%的中国高管对确保获得能在全球层面发挥作用的人才和技能有信心。

 

但是,对于预测合规成本以及纳税义务“非常有信心”的中国高管比例出现下降,由2014年的22%大幅下滑至2017年的13%。对于提高国际经营利润率“非常有信心”的中国高管比例同样出现下滑,由2014年的43%下降至2017年的19%。

 

政策和监管的不确定性,以及货币风险,可以解释为何在提高利润率方面感到“非常有信心”的中国高管比例有所减少。

 

企业高管充分利用增长良机

为了利用新的机遇,57%的中国高管考虑在国内现有市场开发新产品和服务,并作为其组织未来三年采取的首要战略;42%考虑把在中国建立品牌作为首要战略;41%考虑在中国更多地方开展经营活动,为不同的终端市场开发产品和服务,将投资转向能在中国创造新收入来源或新业务模式的技术领域。

 

50%的受访中国高管考虑将加强与合作伙伴的合作作为增长战略。在考虑建立战略合作/合资企业时,中国高管最看中的是产品/服务质量和价格(68%;亚太经合组织:62%),其次是管理人才(65%;亚太经合组织:53%)和透明的治理和运作(64%;亚太经合组织:60%)。

 

 

 

 
受壁垒影响的区域内贸易增长

 

 

跨境投资是增长的关键 

2017年受访中国高管中有55%计划在未来12个月内增加全球投资。大多数中国高管(70%)都希望在未来一年将这一轮新投资投放到亚太经合组织经济体。其他亚太经合组织国家的受访高管也有类似的投资意向(71%投资于亚太经合组织经济体,29%投资于世界其他地区),表现出强烈的区域投资倾向。 

 

此外,在受访的香港高管中,有75%倾向于对亚太经合组织经济体进行新的投资,而大陆高管则为65%。

 

为了推动其海外增长目标,72%的受访中国高管(亚太经合组织的高管比例为71%)表示,他们在“很大程度上”或“一定程度上”更多地依靠商业伙伴关系/合资企业确保在海外市场的增长;65%的中国高管(亚太经合组织为68%)表示在“很大程度上”或“一定程度上”在国内进行了更多的增值活动(例如研发)以确保海外市场的增长。此外,63%的中国高管表示,他们在“很大程度上”或“一定程度上”重新考虑要优先投资的国家和市场,以确保海外市场的增长,而亚太经合组织中则有67%的高管表达了同样的看法。

 

再者,有58%的亚太经合组织受访高管“很大程度上”或“一定程度上”更倚重收购,以确保海外市场的增长,但中国受访高管中只有49%做出了同样的回应。同样地,22%的中国高管表示,过去12个月内以投资其他经济体为目的而进行的外商直接投资和并购活动受到越来越多的限制,而亚太经合组织的高管则有19%表达了相同观点。

\

面对全球贸易环境中出现的三大障碍,33%的中国高管预期未来一年内雇用外籍员工的壁垒会增加,而过去12个月中,有24%的高管察觉到这种障碍的存在。31%的中国高管认为在未来12个月内移动数据跨境是第二个障碍,而去年同期持这一观点的高管比例则为24%。亚太经合组织国家对此问题的感受不太强烈,只有23%的亚太经合组织高管认为这将会是下一年的障碍。中国高管提到的其他障碍还包括,跨国提供或接受服务障碍的增加(去年为19%,未来12个月为29%)和跨国投资壁垒的增加(去年为22%,未来12个月为27%)。

 

日前,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11个成员国在越南岘港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峰会上正式达成框架协议,未来这11个经济体有可能降低其贸易壁垒。同样地,由中国牵头领导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16个成员国也有可能在近期宣布扩大市场准入。

 

 

 
工作场所的数字化转型    

 

 

数字化转型为初创企业和投资者(特别是人工智能领域)提供了前景乐观的机遇

普华永道2017年亚太经合组织CEO调研显示,未来三年内,中国高管“在组织内部实现某些职能自动化”的比例将从目前的64%上升到83%(亚太经合组织:目前为58%,三年内达到72%)。同时,49%的中国高管(亚太经合组织:40%)正在“投资机器学习和新兴技术”,而未来三年这一比例将上升至74%(亚太经合组织:66%)。

 

中国高管“要求能熟练使用新型自动化工具的员工”比例预计将从目前的42%上升到三年后的74%。47%的受访中国高管正在“更多地利用技术进行远程操作”,其中71%的高管将在三年内采用这些技术。

 

十月下旬发表的十九大报告中强调,应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支持在全国范围推广数字化转型。


新兴技术促使劳动力转型以适应数字时代

约51%的中国高管预期将在三年内转型(包括更多的零工和外包劳动力),目前持有该观点的高管比例为31%。

 

调研显示,亚太经合组织高管计划帮助员工适应更深入的自动化和工作再平衡时代的三种最主要方式为:不断加大投入支持员工持续学习(50%)、增加私营部门对教育系统的投资(40%)和扩大支持劳动力市场灵活性的政策(39%)。

 

在中国,55%的高管认为企业不断加大投入支持员工持续学习,是帮助员工适应更深入的自动化和工作再平衡时代的最有效方式。根据受访中国高管的观点,增加私营部门对教育系统的投资(46%)以及扩大支持劳动力市场灵活性的政策(44%)是能帮助员工重新熟悉工具和掌握技能的其他方式。

\

 

 
意义和启示     

 

 

对于企业:

(a) 虽然中国的公司热衷于通过区域内贸易和投资亚太经合组织的方式扩大其业务范围,但他们正面临越来越多的贸易壁垒,例如,劳动力、货物、服务和数据方面的流动性限制。预计中国将如上月有关方面公布的一样,进一步放宽贸易方面的限制。

 

(b) 只要中国的企业能够克服国内经济的不平衡状况,例如,产能过剩、债务水平高和生产力下降等问题(这些因素为他们带来了运营上的挑战),专注于提高市场份额和服务增值,并在中国企业的全球化进程中应用国内外优势,那么他们将获得良好的发展前景。中国政府宣布要深化供给侧改革,减少过剩产能和多余的库存,改善资源的分配,这将进一步促使新措施缓解私营部门的压力。

 

(c) 企业信心重振。上个月的声明强调“在中高端消费、创新引领、绿色低碳、共享经济、服务、现代供应链、人力资本服务等领域培育新增长点、形成新动能”。

 

(d) 技术驱动的转型正在引领中国企业的增长。这种趋势的影响即是对工程师、数据科学家等技术人才的需求正在快速增长。人力资源转型势在必行,这将促进内部技术人才的发展。企业应该积极增加对员工的投资,使其能在自动化过程中获得就业机会,而不是着眼于自动化带来的失业问题。

 

(e) 私营部门和教育机构之间的合作对于重新定义教育和培训至关重要,其目的是通过员工再培训和重新获得技能创造新价值,使得社会能够在由人工智能驱动的世界中蓬勃发展。 

 

 

对于政策制定者:

(f) 虽然区域贸易的活力受到认可,但企业所面临的贸易壁垒和经营制约因素阻碍了其进一步发展。因此,中国高管希望亚太经合组织能在促进经济增长与区域合作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

 

(g) 数字化转型/创新带来的是变革还是颠覆,企业领导者、监管机构和政府等利益相关方都需要肩负起通过适当的治理框架来管理风险的责任。利益相关方既面临机会,也需要承担责任——通过实施长期规划和平衡利益(隐私与安全),最终引领技术创新。 

 

(h) 中国不断加深与亚太经合组织国家的合作,这除了给行业领导者带来挑战外,也可能会影响其在亚太经合组织国家重要公共政策新规方面的参与度,范围可能包括创新政策、加密货币、网络安全、食品供应与固废管理。

 

十九大报告中所强调的,前景十分光明,挑战也十分严峻。随着未来改革的公布与施行,企业所面对的经营环境将有望获得真正改善。

上一篇:一带一路建设将为马来西亚经济带来巨大商机与多重红利
下一篇:眉山出台促进加工贸易创新发展实施意见